体彩十一运夺金走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前二技巧 体彩十一运夺金走 十一运夺金计划群 百度十一运夺金走势图表 十一运夺金过滤 十一运夺金历史 十一运夺金开奖视频直播 十一运夺金开奖 十一运夺金前三遗漏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体彩十一运夺金技巧 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 十一运夺金号码走势图
 
本站搜索
Google 百度 雅虎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新聞中心  人文繁昌  生活休閑 | 文體  創建  民生  教育 |  法制  視頻  房產  數碼
繁昌  部門傳真  媒體看繁  鄉鎮風采 | 計生  農經  論壇  社會 |  經濟  生活  汽車  游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熱線:0553-7871051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3-7913419

 
 當前位置: 繁昌新聞網人文繁昌人文歷史
百萬雄師渡江第一船
字體: 2019年04月19日15時26分 視力保護:

  經過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國民黨軍大部主力已被消滅,1949年3月初至4月初,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進抵長江北岸,準備渡江作戰。此時,蔣介石一面玩弄和談陰謀,一面加強長江防線,企圖阻止我軍渡江,以爭得喘息時間,重整軍備,劃江而治,或卷土重來。在與國民黨政府談判的同時,人民解放軍根據毛澤東主席和中央軍委的統一部署,開展渡江戰役各項準備工作。

  周密部署  備戰渡江

  渡江戰役,亦稱京滬杭戰役,是在中央軍委和渡江戰役總前委領導下,人民解放軍第2、第3野戰軍和第4野戰軍一部,在長江中下游強渡長江,對國民黨湯恩伯、白崇禧兩個軍事集團進行的戰略性進攻戰役。以鄧小平同志為書記的渡江戰役總前委,依據中央軍委的意圖和國民黨軍的部署以及長江中下游地理特點,制定了《京滬杭戰役實施綱要》,采取寬正面、有重點的多路突擊的戰法,在東起江陰、西至九江東北之湖口的千里戰線上,發起渡江戰役,并預定將整個戰役分為渡江展開,割裂包圍、前出浙贛線和分別殲滅被包圍之敵的三個作戰階段。戰役部署是:以第3野戰軍第8、10兵團組成東突擊集團,在江蘇省江都縣三江營至如皋縣張黃港段實施渡江;以第3野戰軍第7、9兵團組成中突擊集團,在安徽省裕溪口至樅陽鎮(不含)段渡江;以第2野戰軍第3、4、5兵團組成西突擊集團,在樅陽鎮至望江段渡江。鄧小平、陳毅坐鎮位于合肥以南的瑤崗村總前委,統一指揮渡江作戰。

  為了更有力地策應東集團渡江和渡江后更有利于合圍寧(南京)、鎮(鎮江)地區南逃之敵并加以圍殲,4月17日,總前委決定中集團比東、西兩集團提前一天渡江,待攻下黑沙洲、文興洲、鯽魚洲等江心洲后,于21日晚再實施全部渡江。4月17日晚,中集團第9兵團政治委員郭化若在臨江壩前線檢查工作,與師以上干部對作戰方案反復研究,于4月18日15時,在給總前委的報告中建議,應于20日夜與打黑沙洲的同時全部渡江。因如果先一天打黑沙洲,則更容易引起敵人的注意,次日晚渡江更加不易取得突然性。也就是說,在先頭部隊拿下黑沙洲等江心洲的同時,后續部隊即行跟上,不必等到第二天晚再渡江。4月18日19時,總前委復電郭化若并2、3野和7兵團:“你們提議20日夜與打黑沙洲同時全部渡江,對于這點只要有可能就可以這樣做,總之整個戰役從20日晚開始后一直打下去,能先過江就應先過江,不必等齊,因為全長一千余公里戰線上完全等齊是不可能的,但你們仍應審慎考慮,防止下面輕敵”。總前委的答復,為中集團提前一天渡江作了明確的指示,對整個渡江戰役具有決定性的意義。據此,第7、9兵團決定,第21、24、25和27等4個軍為渡江第一梯隊,于4月20日晚先期渡江。毫無疑問,這場偉大的渡江戰役中的“渡江第一船”就只能在這4個軍中產生了。

  沿江各部隊都在抓緊時間,秣馬厲兵,備戰訓練。廣大指戰員有針對性地研究練習渡江、登岸、建立灘頭陣地和在河湖港汊、水網稻田地帶作戰的組織指揮及戰術、技術要領,同時做好船工的政治思想工作。在船工的幫助下,指戰員們苦練乘船技能。

  至1949年4月20日,國民黨南京政府最后拒絕在《國內和平協定(最后修正案)》上簽字,中央軍委和渡江戰役總前委命令,以第3野戰軍第7、9兵團組成的中集團,于當夜發起渡江戰役。第9兵團的第27軍預定登陸場地是繁昌荻港、馬鞍山(馬蟻山)、磯頭山、油坊嘴一線。上級要求,立足強渡,不放棄偷渡的可能;渡江后要積極發展,搶占制高點,準備與敵第20、第88軍等部作戰,同時積極策應第7兵團作戰。

  第27軍作為第9兵團主力,所屬3個師奉命擔負第一梯隊突破敵江防任務。該軍第79師所屬的曾在濟南戰役中率先突破內城而被中央軍委授予“濟南第一團”榮譽稱號的第235團,就當仁不讓地成為“第一梯隊”里的“第一梯隊”了。而該團的第1營和第3營又受命為本團的第一梯隊。曾多次榮立戰功獲得多個榮譽稱號的1營3連和3營7連,原本就是團里的尖子連、鐵拳頭,因而在這次重大行動中也就受到全團的格外矚目。

  4月20日早飯后,命令傳達到235團:渡江戰役今晚打響,全線統一行動在8時30分渡江。上級要求黃昏前將部隊帶到江邊;7時20分將船拖進長江,部隊上船;8時30分準時起渡。235團奉命在油坊嘴以東渡江,并奪取油坊嘴、磯頭山。

  渡江命令下達后,廣大指戰員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戰士們細心地擦試武器,做好渡江前最后準備工作。干部們再次仔細觀察本單位預定起渡點的對岸敵情是否有變化,督促檢查各戰斗組織的準備情況,特別是船上使用的各種工具。船工、水手經過思想教育和與部隊的合練后,對渡江勝利都抱有堅定的信心,他們主動檢查船只,整理船上各種工具。

  團政委邵英來到1營與營長董萬華、政治教導員宋玉明同志研究渡江問題。太陽偏西了,3連全體指戰員身著偽裝,槍靠右肩,整整齊齊坐在村邊的平地上。3連指導員姜呼萬宣讀動員令:“我們3連作為團里的第一梯隊,任務艱巨而光榮,我們一定要完成上級賦予我們的任務,強渡長江,搶占灘頭陣地,爭當‘渡江英雄連’。”

  姜指導員的話音剛落,各班和船工、水手都有人站起來,搶著表決心。5班長劉德翠搶著說:“我們5班的同志和船工、水手都有信心和決心在渡江作戰中爭當英雄班,為人民立功。保證做到遇到敵情沉著應戰,輕傷堅持戰斗,重傷不叫苦,只有前進,絕不后退,勇敢登岸,打下敵堡,剩下一人也要繼續向前打,絕不給咱英雄連丟人!”連長王鳳奎說:“我們全連每個戰斗集體都要堅決徹底地完成各自的戰斗任務,努力爭當‘渡江英雄連’和英雄個人。我作為連長一定帶領大家奮勇向前,請同志們和團首長監督。”團政委邵英同志代表團黨委講話,他說:“同志們,今晚我們團就要打過長江去,你們1營1連、3連和3營7連、9連是渡江第一突擊隊,團黨委預祝你們4個連隊渡江勝利!我預祝英雄的3連再立新功!現在離渡江僅有幾個小時了,希望同志們再仔細檢查一遍準備工作,做到萬無一失。”

  誤傳口令提前開船

  江南的春天,常常細雨綿綿,但4月20日這天卻是晴空萬里,陽光溫暖宜人,江面風平浪靜。

  晚7時一過,夜幕降臨。團部下達命令,全團各營、連戰斗組織按照預定位置進入江邊,待命登船。船工和水手們熟練地將木船一只只地從溝渠拖出,順著之前專門挖好的通往長江的河道拖進長江,一字兒排開。北岸的各種口徑的火炮也卸去偽裝,脫下炮衣,昂起炮口,直指江南。

  當晚天公也作美,先是一陣強勁的東北風,江面上波浪滾滾,爾后,萬里無云,滿天星斗,江面上又恢復了平靜。北岸,雖然萬軍涌動,但卻十分安靜,無任何聲響和亮光;江對岸,也顯得毫無動靜,這反倒使人緊張警覺起來。

  團指揮所剛檢查完第一梯隊的船只到位情況,就接到師首長傳來激動人心的消息:“毛主席今晚不睡覺了,等待著你們渡江成功的好消息!”團政委邵英立即用電話通知1、3營,并指示先傳達給第一梯隊各連,號召各連開展革命英雄主義大競賽,哪個連隊先渡過長江,就向毛主席報喜!消息很快傳到全團,群情激奮,每個人都恨不得一步跨過長江,率先向毛主席報喜!大家因為不能高聲說話、呼口號,只能互相用微笑、點頭、握手,舉起拳頭指向江南,表達自己的決心。

  按照作戰命令,發起渡江作戰“開船”的時間是當晚8時30分。晚7時30分,王景昆團長下達“上船”的命令。船工、水手們熟練地穩定船身,敏捷地掉轉船頭,各戰斗班組,按平時所練習的那樣,后尾在前,一個組接一個組有條不紊地快速登船。按規定,每班登一只船,每船配置一個機槍組,加上連、排干部,船工、水手6人,計20余人。上船的指戰員們一手握槍,一手拿著小木槳。船工站在舵旁,雙手緊握舵桿。水手撐著篙桿,眼睛盯住江對岸。機槍手站在船頭側翼,梯子組、突擊組都在各自位置上。

  時針指向8時15分,王團長傳令各部檢查各自登船情況,聽令開船。1營3連連長王鳳奎讓通信員傳令給各排:“調好船頭,待命開船”。此時,人們實在是太緊張、太激動了,通信員傳令,竟然把“調好船頭,待命開船!”中的“待命”兩字丟掉了,傳成了“調好船頭,開船!”3連2排長林顯信聞令,當即指揮全排開船。這個排的3個班分別組成的3個戰斗集體,駕駛的3只船霎時就像拉滿弓的離弦之箭,一齊開動起來,直指長江南岸。3營7連的船陣緊靠1營,見狀哪甘落后,也隨即下達了開船命令,駕船向長江南岸疾進。9連見7連的船啟動,也隨即駕船直向江心飛去。在這個節骨眼上,誰肯落后?這真是火燒眉毛的緊張時刻,只要有一只船開動,附近的船只也就都跟著開動了,急駛江南!團領導試圖把大家叫回來,可是,各船的官兵早就憋足了勁兒,只要船一動,就如離弦之箭,哪能叫得回來?王團長見狀,只好拿起電話立即向師里報告。

  79師師長蕭鏡海(后改名劉靜海)接到報告后,以其敏銳的思維和超強的應變能力,迅速作出了判斷和決定:第235團第一梯隊提前開船,已既成事實,此刻,如不下令全師開船,對全局取勝極為不利,因此,必須將錯就錯,全師立即渡江。于是,蕭師長一面下令部隊立即渡江,一面向上級報告。至此,一場氣勢磅礴、波瀾壯闊的渡江戰役,就這樣戲劇性地展開了。

  先行15分鐘開船的3連2排因為在時間上搶了先,他們的船遙遙領先。5班長劉德翠雖然看到全班人都在使勁地劃,但仍然鼓動大家快劃,首先登岸,爭取“渡江第一船!”

  3連5班的船如飛一般疾駛,第一個順利通過江心,直到距離敵岸僅100余米時,守敵才發現滿江的解放軍船只,慌忙向已到眼前的我5班的船只開火。槍響時,團指揮所的船正行至江心,王景昆團長立即命令單文忠參謀長發出要求炮兵支援的信號。實際上,這邊敵人槍炮一響,江北岸我軍炮兵即按預定作戰方案立即向敵陣地展開轟擊,敵人炮火也向江面和江北岸轟擊。

  冒敵彈雨勇猛登岸

  船臨江邊,敵人的槍彈像刮風一樣,3連5班那條船一直沖在前面。突然,船頭一偏,緊接著順流而下,班長劉德翠立即跑到船尾,見船工李老板右肘負傷,無力掌舵,他趕緊讓李老板坐下包扎,自己親自掌舵。共產黨員李世松給李老板包扎好,李老板立即站起來,推開劉班長說:“班長,你去指揮部隊,掌舵是我的事!”他忍著疼痛,盡全力把船頭撥正。5班的船繼續在彈雨中前進,密集的槍彈把船幫打穿了幾個洞,劉班長命令戰士趕快堵洞,將船迅速靠岸。

  “下船!架梯!登岸!”劉班長大聲命令著。

  戰士姜保崔第一個下船,迅速豎起梯子,靠在岸崖上,劉班長第一個登上梯子,“蹭,蹭,蹭”幾下就登上了3米多高的陡岸。

  意外的情況發生了。梯子承重后兩腿下陷,向泥沙中沉去……梯子不夠高了,第二名戰士懸在半空中,登不上岸,無法對已經上岸的班長進行火力支援。

  在這緊急時刻,李世松挺身而出,奮力用雙手把梯子拔起,往肩上一扛,喊道:“快上!”,戰士小黃跑到梯子下面,與李世松共同扛住梯子,全船人員迅速登岸。

  這時,岸上敵人的機槍、沖鋒槍射擊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響成一片。

  李世松和小黃剛上岸,就看到從右側沖過來幾個敵人,想包抄劉班長帶領的戰斗組,李世松和小黃隨即向敵人開火,迅速占領第一道壕溝,并與劉班長取得聯系。劉班長指揮戰士們向敵堡攻擊,在基本站穩腳跟后,命令打信號彈:“快向毛主席報喜,我們過江了!”緊跟5班之后的2排及全連指戰員登岸后,迅速向兩側攻擊,鞏固擴大陣地……

  3道信號彈的紅光劃破長江南岸夜幕,235團3連5班率先突破國民黨軍長江防線,在繁昌縣夏家湖以西廟下陳登岸,成為百萬雄師渡江第一船!

  王景昆團長看到1營勝利登岸的信號后,立即催促全團各船突擊登岸,支援先登岸的部隊,并令單文忠參謀長向師里發信號:“飯做熟了!飯做熟了!”這是早已約定的聯絡密語,意思是“我團先頭突擊連已經登岸,向毛主席報喜!”王團長看了看表,時間是9時15分。不一會兒,3營方向也升起了登陸成功的信號,在時間上,7連與3連幾乎同時登陸。

  235團第一梯隊主力登岸后,1營營長董萬華指揮3連繼續向敵人縱深發展,很快奪取南岸幾個地堡和農居房屋,鞏固與擴大灘頭陣地;同時指揮1連積極向東發展,配合第25軍部隊登岸,共同奪取敵夏家湖陣地。3營長指揮7連鞏固擴大陣地后,又指揮8、9連攻占油坊嘴,并與第237團取得聯系,殲敵一部。接著,235團又奉命攻占敵江南沿岸陣地,奪取磯頭山等要點,擴大戰果,保障大部隊過江。

  磯頭山是我軍渡江正面南岸的天然屏障,山雖然不高,但地勢險要,山上敵人火力既可直接封鎖江面,支援前沿陣地,又可控制通往繁昌縣城的公路。敵第313師第939團團長孫洪奎親自指揮堅守。不打下此山,對于后續部隊過江和進殲繁昌之敵妨礙極大。 235團立即命令2營、3營合力奪取磯頭山。2營從正面攻擊,3營繞至山東南側后攻擊,1營待師第二梯隊登岸后隨后跟進。4月21日黎明前,235團4連、9連指戰員展開對磯頭山之敵的攻擊。戰斗異常激烈,9連7班長、共產黨員宮義通同志犧牲在地堡前,有不少戰士負傷。在側翼助攻的5連連長常樹春同志也光榮犧牲。攻擊受挫后,9連決定改變打法,在以火力組封鎖住敵人火力點后,戰士們抓住敵火力還未來得及射擊的間隙,迅速躍進,通過敵火力封鎖線,逼近山頂古廟。這時,4連也從正面攻上了山頂。第236團1營一部也從西面攻上山頂。三部共同努力,將磯頭山之敵殲滅,俘敵團長孫洪奎等。

  21日3時許,27軍指揮所渡過長江,凌晨到達舊縣大磕山山腳,軍長聶鳳智成為人民解放軍第一個過江的軍長。他一上岸就立即口述電報:“我們已勝利踏上江南的土地。”向黨中央毛主席報捷。這份電報是聶軍長軍事生涯中拍發的最簡捷、最賦有詩意的一份。

  渡江第一船光榮與缺憾

  渡過長江后,我軍對潰逃的國民黨軍展開大追擊。在這一階段作戰中,235團指戰員連續急行軍,以不怕疲勞、不怕犧牲的頑強斗志,追擊逃敵,為解放上海、杭州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1949年7月,上級頒發了嘉獎令。9兵團嘉獎本兵團4個連隊為“渡江英雄連”;軍部授予4個班為“渡江英雄班”,有3名個人被授予“渡江英雄”稱號。但是,235團除3連5班李世松個人獲“渡江英雄”稱號外,各連各班在這一重大戰役中沒有獲得任何獎勵和英雄稱號,這在235團歷史上是沒有過的。然而,奇怪的是5班及所在的3連自始至終也未受到任何紀律處分。

  原來,第27軍對違反紀律提前開船而成為“第一船”的3連5班來了個將功補過,而且是只做不說、不解釋、不發文電。但是,聶鳳智軍長手下的將士們,并不甘心英勇善戰的第27軍沒有“第一船”,于是,他們在一次會議上變換了一個巧妙的話題問聶軍長:“軍長,依您個人之見,是誰最先過的江呀?”聶軍長給了他們一個既明白又糊涂、既直率又含蓄、既嚴肅又詼諧的回答:“我說是毛澤東思想最先過的江,人民解放軍最先過的江!”

  5班及3連沒有獲得榮譽稱號,究其原因,主觀上是該團的思想教育與紀律教育不扎實,個別干部急于求勝,通信人員誤傳口令;客觀上,為了隱蔽接敵,面對敵岸登陸,連隊登船位置很分散,命令傳達不暢,出現失誤,時間緊急,來不及糾正。這些主客觀原因造成3連、7連沒有按規定時間開船,而是提前15分鐘起渡。

  需要指出的是,當時參戰的兵團以上機關并沒有授予任何單位“渡江第一船”榮譽稱號,也沒有在有關文電、總結或會議上予以明確或褒獎。因而,不僅使得后來人對真正的“渡江第一船”不了解,就連當時一起參加渡江戰役的兄弟部隊也對此知之甚少,以致于許多人在此后有關渡江戰役英雄人物事跡的宣傳報道和回憶文章中,誤把特定條件下或局部范圍(各個軍、師、團評選的)的“第一船”,當作渡江“第一船”來引用,造成了多個“渡江第一船”的出現。如船工張孝華的船。

  在國家博物館“復興之路”基本陳列展中,陳列著一只木船,木船旁邊豎立的牌子上有這樣一段文字:“1949年4月20日夜,人民解放軍發起渡江戰役。安徽省巢縣釣魚鄉張孝華、張友香父子駕駛自家木帆船,冒著槍林彈雨,將26名解放軍戰士最先運到長江南岸。這是被稱為‘渡江先鋒船’的木帆船。”

  《安徽革命回憶錄》(第377至386頁)有這樣一段文字記述:4月20日下午7時,張孝華的船上載有劉連長和26名戰士,從無為泥汊起渡,向江南急駛。逼近南岸時,經激烈戰斗,在荻港登岸,稱之為“渡江第一船”。

  據《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七軍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史》記載:荻港至舊縣鎮(1958年改名為新港鎮)之江防,均為第27軍80師的預定登陸作戰地帶。第八十師“二四〇團、二三八團20日22時開船,22時25分登陸,二三八團攻占老牛埠、釣魚臺、徐家黃一線陣地,二四〇團攻占迎風洲、板子磯、馬鞍山(1981年改名為馬蟻山)陣地。21日6時,二四〇團開始攻擊荻港,10時解決戰斗。”

  顯然,張孝華的船在荻港靠岸的時間應是21日晨6時左右。另外,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七軍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史》中也沒有關于渡江部隊4月20日夜在荻港登陸作戰的文字記載。這可從該軍軍長聶鳳智1949年5月21日所作《第二十七軍渡江戰役總結報告》中看出原委:因為荻港等地守敵力量較強,我渡江部隊又是背水作戰,因而我軍采用了“變我之背水為敵之背水”的戰術,先不正面背水攻打荻港等地的強敵,而在敵守備力量較薄弱的地方登陸。“登陸成功即迅速插入縱深,有空就鉆,迂回敵之側后攻擊守敵,置敵人不利地位而夾擊殲滅之。例奪油坊嘴、荻港、舊縣”。這就說明了軍史上為什么只有攻占荻港的時間,而沒有在荻港登陸的時間之原因。

  我們再來看看軍史上對同為第一梯隊的第7、第9兵團4個軍最先到達南岸的時間記載。

  前文說到,中集團于4月20日夜較東、西兩集團提前一天發起渡江作戰。因此,渡江“第一船”只能在中集團產生。中集團是由3野的第7、9兵團組成,其第7兵團的部署是:第21、24軍為第一梯隊,第22軍為第二梯隊;第9兵團的部署是:第25軍、27軍為第一梯隊,第30、33軍為第二梯隊。此役也是按照上述部署實施的。因此,“第一船”只能在第21、24、25、27這4個軍中產生。

  第21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戰史》(以下簡稱《三野戰史》)對第21軍的作戰行為是這樣表述的:“第二十一軍第六十三師于20日19時30分乘夜幕偷襲長生洲、氽生洲,殲滅守敵第五十五軍第二十九師1個加強營。是夜,部隊集結江心洲。次日黃昏,在炮火掩護下,第二十一軍與右翼第二野戰軍第三兵團齊頭并進,攻占了上江口、六合煤礦等要點”。顯然,第21軍是在21日黃昏從江心洲向江南岸進擊的,20日夜沒有登陸南岸。

  第24軍。《三野戰史》對第24軍的作戰行為是這樣表述的:“第二十四軍起渡后半小時分別登上聞新洲(應為文興洲)、紫沙洲,經3個小時激戰,全殲守敵”,“繼而強渡夾江,在銅陵至荻港段突破敵人江防。”如果依中集團20日20時起渡算起(實際起渡時間為20時30分),那么,再經3個小時戰斗后才開始渡夾江向南岸進擊的第24軍先頭部隊,其登岸時間最早也不會在當日23時之前。

  第25軍。《三野戰史》對第25軍的作戰行為是這樣表述的:“第二十五軍于20日23時半在大套溝至魯港地段強渡登岸,先后攻占雙窯、汪家套、橫山橋、銅山、岳山等要點。”此處已明確指出第25軍的登岸時間為20日23時半。

  第27軍。《三野戰史》對此也有明確表述:“21時許,第二十七軍第一梯隊在荻港至舊縣之間登岸,一舉突破國民黨軍第八十八軍防線。”另據《第九兵團渡江戰役總結》記載:1949年4月20日“21時20分第七十九師第二三五團首先由夏家湖廟下陳一帶登陸”。又據《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七軍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史》(1955年4月版)記載:“第七十九師第二三五團于20日21時由夏家湖一帶登陸。”“二三五團一營三連五班是最先靠岸的一只船”。這是迄今為止,有關4月20日夜我中集團第7、9兵團第一線部隊,最早在銅(陵)、繁(昌)沿江一帶登陸的時間記載。

  第235團3連未按規定搶先開船渡江,取得渡江成功,事實上成為“渡江第一船”,雖留下了說不盡的遺憾和無法彌補的歷史缺陷,但更重要的是,這些英雄的人民解放軍指戰員留下了那種“勇爭第一、敢打必勝”的精神,永遠值得我們緬懷和發揚光大。沈大龍

 
稿件來源:
編輯: 章平周
相關新聞
熱點圖片
24小時新聞排行
 
友情鏈接:
 

中國繁昌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技術支持:中安在線

網站說明 | 皖ICP備09024556 | 皖網宣備090013 | 皖公安網備34020002005308 | 法律聲明 |

十一运夺金之三大法宝
体彩十一运夺金走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前二技巧 体彩十一运夺金走 十一运夺金计划群 百度十一运夺金走势图表 十一运夺金过滤 十一运夺金历史 十一运夺金开奖视频直播 十一运夺金开奖 十一运夺金前三遗漏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体彩十一运夺金技巧 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 十一运夺金号码走势图